{page.title}

农园似锦小说免费_农园似锦小说免费_百度阅读

发表时间:2019-08-11

  推荐一个工中号:”心书坊“,好看的书很多,各类型都有,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。

  你要我的命啊:前部分还不错,后面基本没怎么看,直接跳最后一章,不是太喜欢男人

  yh6257896:四百两对乡民够一辈子用了,老余家还会那么穷,女主太白莲了,一百两,三百两连挣都挣下。

  1吴邪1:女主有点白莲花,还有对那个苏然太好了,好的都过头了,我想如果不是苏然是太监的话,只怕没男主什么事了,女主太把男主对她的好不当回事,绝的理所当然了,女主除了有时对男主想念其他什么事都没帮男主做过。

  余海瞪了她一眼,话语间带了丝火气:“我自然借了,就能还!这个不用大嫂担心!!”

  “二弟,你别忘了,你挣的钱,可都是要上交的!”李氏撇撇嘴,不咸不淡地道。

  “怎么?!我挣的钱,还不能给我闺女看病了?我这个当爹的,就得眼睁睁看着我闺女病死不管喽?那样的话,我还配当爹不?我还挣这个钱干什么?我以后还捕什么鱼?打什么猎?不如坐家里,跟闺女媳妇一起饿死病死算了!!天下彩8789!”老实人终于爆发了,露头鸟李氏成了出气筒。

  “好了,你就少说一句,没人把你当哑巴!!”余大山见二弟真火了,赶忙上来把自家婆娘拉回东屋。

  余海充满悲哀的目光,投向了他爹老余头,用泣血般的声音道:“爹,草儿是您的孙女,也是余家的骨血。难道您忍心就这么看着她……”

  老余头深深地叹了口气,道:“我去你大伯家借些银子,以后你打了猎物,再还给人家……”

  他的话音还没落,里屋的门咣当一声开了,张氏脸拉老长,凶狠的吊梢眼瞪得滴流圆,冲着老头子就嚷嚷开了:

  “人家又能捕鱼又能打猎,面子比拟这张老脸宽多了,还用你跟着去借?今冬物价高,又没个进项,照这么吃下去不把家底给吃穷了?以后早饭喝稀的,晚饭饼子定量。”

  闺女生死未卜,孩子的奶奶却只关心怎么省钱。余海心灰意冷地看了这个家一眼,抱着孩子出了门,步履匆忙地朝大伯家走去。

  余海的大伯余立春,家里养了两只体型庞大的土狗,下雪的时候是拉爬犁的一把好手。前两天雪大,要光靠他抱着孩子徒步走到镇上,没个大半天是到不了的。他这次登门,不光要开口借钱,还要借爬犁用用。

  余江诧异地看着堂哥,目光接触到他怀中的小小身影,登时声音都变了:“这是咋滴啦?小草又犯病了?大哥,大哥……赶紧把爬犁架上,二哥要用!!”

  余立春家里两个儿子仨闺女,老大比余海大五岁,老二比余海要小,余海排行老二,所以被称为二哥。

  余立春一家都在家里猫冬,听小儿子喊这么一嗓子,都匆匆从屋里出来。余立春连大棉袄都没来得及穿,就快步走过来查看小草的情况。

  余海一句废话没多说,直接说了登门的目的。余立春二话没说,冲着余江他娘孙氏不容反驳地道:“家里还有多少银子?都给大海拿上。”

  老太太一点没含糊,进了屋拿出一个灰色的布包,连打开都没打开,就直接塞进余海的怀中,叮嘱着:“都拿着,给孩子看病要紧!”

  老大余溪媳妇嘴巴动了动,小声咕哝着:“钱都给大海了,咱们过年吃什么?孩子们就等着年节吃口白面呢!”

  套好爬犁的余老大听到媳妇小声嘀咕,瞪了她一眼,道:“是吃重要,还是人命重要?”

  老大媳妇不吭气了,心中却腹诽不已:人家亲爷亲奶手里钱比自家多多了,哪轮到他们隔了个房头出钱给小丫头看病?她那个婶子,还真是只进不出的抠货! 对于大伯,余海一直心存感激。他亲娘刚过世那会儿,大伯和大伯娘对他和姐姐照顾有加。如果不是有大伯的支持,他都不知什么时候能娶上媳妇。

  余海朝着大伯一家,深深地鞠了一躬,多余的话没说,拿上装着银钱的布包,坐上爬犁,朝着村口的方向一路疾驰。

  刚出村口不久,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的小草,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,对紧紧抱着自己的余海,叫了声“爹”。

  余海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,他扯了一抹笑,对被裹成球的宝贝闺女,轻声细语地问道:“草儿,你醒啦?告诉爹,哪里不舒服?”

  余小草挣扎着想要坐起来,用力地摇了摇头,道:“没觉得哪里不舒服。爹,别担心。我刚刚是被奶吓了一下,所以厥过去了。现在没事了,咱回去吧!”

  “还是到镇上让大夫给看看,别落下病根。”余海摸摸闺女的小脸,坚持带她去看病。

  对于余海的执拗,余小草又感动又无奈,她继续劝她爹:“爹!我真没事!我怎么说也算半个大夫,还能不清楚自己的身体?”

  余海一边控制着爬犁,一边敷衍地道:“爹知道我们小草的能耐。不过,古人说:医者不自医。让同仁堂的大夫看看,爹才能放下心。”

  余小草无奈,想出一个折中的法子:“爹,要不这样吧!我们先顺道去山上下几个套子,说不定能套住些猎物。这么一来,我看大夫的钱也有了。大过年的,欠钱不是个好兆头。”

  余海见闺女脸蛋红扑扑的,说话也挺有活力的。见闺女一再坚持,便妥协了。他呵斥着两只狗狗调转方向,朝着山林的方向而去。

  大道上的积雪,这两天已经被行人车马踩得硬邦邦。山林里可不比大道上,积雪松软齐膝深,两只狗狗进去只能露个脑袋出来,行走起来极其艰难。

  余海干脆把爬犁从狗狗身上卸下来,自己拉着闺女进了山。他可不放心把闺女一个人留在天寒地冻的山路上。

  大雪初晴,山林中许多饥饿的小动物出来觅食。走了没几步,就看到一只野鸡,扑棱着翅膀,从他们不远处飞过。 余海有些惋惜地道:“可惜没把打猎的工具带过来。”

  “没关系,爹!往左边去,那儿有我和晗哥哥藏的下套的绳子。”余小草坐在爬犁上,感觉挺新鲜,东摸摸西碰碰,还不时团一个雪球,砸向树枝,看枝上的积雪纷纷落下,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
  余海见闺女精神头不错,一直悬着的心,终于放下了一半。不多时,爷俩便找到了绳子。余海折了一些枯枝,大大小小的绳套下了十几二十个,才停下来。

  余小草在后面不停地做点小动作,要不在绳套旁的积雪上洒一些灵石水,要不扯一把枯草沾上灵石水放置在绳套周围。自从腾出俩药瓶装灵石水,余小草就一直随身携带一瓶以防万一。为了防止山林动物暴动,小草还拼命用雪水稀释过灵石液,才敢洒出去。

  一圈绳套下完,已经一个多时辰了。余海毕竟是打猎的老手,绳套下得可比她高明多了,专捡动物们的路径下手。等下完最后一个绳套原路返回,发现不少绳套已经有了收获。 “哇!角鸡!鹧鸪!!还有蓝背!!”余小草兴奋地哇哇叫。鲜活的山禽,在这样的大雪过后,应该能值不少钱。

  “爹!快看,那是什么??狍子吗?”余小草远远地看到他们下的不多的大绳套上,也有了收获。看起来跟自家小不点长得有点像。

  余海三步并作两步,朝着拼命挣扎的猎物扑了过去,一下子就把它摁倒在雪地里,拿绳子捆了四条腿。

  “哈哈!今天收获真不错,在山林边缘居然也能猎到鹿!闺女,这不是狍子,是成年公鹿。鹿血、鹿肉可都是好东西,镇上的有钱人,最好这一口!”余海眼中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,这头鹿少说也有一百多斤,卖掉的话,给闺女看病就不用欠债了。

  等余海父女从林中出来的时候,爬犁上已经堆满了猎物。重新套好爬犁,父女俩乘坐狗拉的爬犁,一路朝着唐古镇而来。

  到唐古镇城门口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时分。父女俩把爬犁寄存在城门不远的一户人家,给了一只野鸡作为报酬。

  大雪后,物价节节攀升,这么一只肥肥的野鸡,每个一两百文拿不下来。那户人家乐得合不拢嘴,一再承诺会好好照顾两只拉爬犁的狗狗。

  “咦?这不是大海兄弟嘛!来给我们福临门送猎物来了?快,快!里面请!!”福临门的掌柜眼尖地看到余海父女,尤其是余海肩上背上扛的猎物,让一向傲慢的他,也忍不住热情地上前招呼着。

  余海对他的殷勤,很是不适应。经常往镇上送猎物,余海自然很清楚福临门的刘掌柜的为人。这人势力的很,瞧不起穷人,对于他的猎物也是价格一压再压。

  珍馐楼生意火爆,所需野味量随之增大,余海就很少跟福临门打交道了。今儿,这刘掌柜发什么疯,居然跟他兄弟相称。

  拎着几只小猎物的余小草,对这个刘掌柜印象很不好。再加上以前跟周三少口头约定,有了猎物优先供应珍馐楼的,自然不想跟做生意不地道的福临门打交道。